image

今天和朋友聊天,说起眼见的问题,以前在业务团队的时候大家都奔着业务而去,完成业务上的需求,最多了解一下所用到的框架,鲜有关注业界的开源软件的动态。

而到了中间件团队,所有人都得规划、实施、推广自己的产品,如果只是做一些平庸的事情,那实在对不起你所在的团队,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花时间关注业界的开源软件的动态,慢慢地,也就开阔了自己的眼见,碰到一个问题以后,发现还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解决,这是之前从来没有想到的。

最近其实一直在反思,当时这么快下决定转岗到现在的部门到底对不对?诚然,当时转岗的决定,有其他的非常私人的考虑,在新的岗位,各种不习惯,但是这里有很多新鲜的事情,可以作为学习的对象;有一些很强的人,可以作为学习的榜样。当你进入了一个更大的世界,你又重新回到了婴儿的时代,疯狂快速地吸收着周围的一切。

晚上跑步的时候突然想起了 Clyde 三年前和我说的他的梦想:“等我老了的时候,我希望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”,当时我并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,只能随便应付几句。现在,我似乎有点想明白了,那些有着很多精彩的故事的人,无非就是旅行家,船员之类的,想要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,必须有足够的人生经历,和这个世界有更大的交集。最近在看德田秋声的「霉」,永远待在一个地方,生活大概就像「霉」中的男女主人公过的那样,平淡,烦躁,偶尔有点阳光,能够讲述的大概也就是些平淡无奇的故事。

一直很佩服身边的一些朋友和同事,他们能够把一件事情坚持两三年,有些人跑地并不快,但是他们总能比你更加坚持,跑得更远,和他们相比,我的生活是不是太过肤浅,似乎从来没有坚持一件事情超过一年,对于那个超过一年的世界,我陌生无比,这大概是因为我一直都比较缺乏意志力和专注力。

旧世界纵然舒适无比,但是前方永远有一个更吸引人,更宽广,更深邃的世界,多年以后,希望在那个世界遇见更好的自己。